如果蜗牛有爱情

BOOK: 如果蜗牛有爱情
11.12Mb size Format: txt, pdf, ePub
ads

《如果蜗牛有爱情》全集

作者:丁墨

声明:本书由奇书网(www.Qisuu.com)自网络收集整理制作,仅供交流学习使用,版权归原作者和出版社所有,如果喜欢,请支持正版.

☆、人小鬼大

霖市位于碧波江畔。每至春日,整座城仿佛笼罩在微凉的水汽里,潮湿而清新。

在这个最普通不过的阴天,市警察局里,却有一丝不同寻常的躁动。

因为刑警大队来了两个年轻的见习女警。

这本来不是什么大事。然而两个女孩在办公室里坐了一会儿,就引来不少警员在门外探头。

因为她们看起来很特别。

年轻刑警赵寒,是这次的实习联络人。此刻,他也跟其他同僚一样,看着面前的两个女孩,有点发愣。

一个很美,一个……很怪。

坐在左边的叫姚檬,公安大学犯罪心理学研究生。长发大眼,穿着简单的白衬衣牛仔裤,也像青春杂志上走出来的模特。她的简历上还有一大堆荣誉:级奖学金、优秀学生干部、校电视台明星主播、演讲比赛十佳选手……

赵寒预感,她会毫无悬念的成为霖市新的警花。

而另一个叫许诩的……

从简历看,许诩的成绩很出色,年年稳居全院第一。

可赵寒很怀疑,她是怎么考上警校的。她有一米六吗?那么瘦小一个,即使端坐在椅子里,也像个未成年少女。而且皮肤苍白得没有血色,五官也长得很“轻描淡写”。乍一眼望去,像……对了,像美剧里的吸血小僵尸。可她偏偏穿了非常正式的黑色长风衣,衣服的下摆都到了脚踝,跟稚嫩的长相一点都不搭,令她看起来有点怪,又有点可笑。

还有她的名字,许诩,是念xuxu吧?

嘘嘘?

赵寒有点想笑,但他一向是个腼腆厚道的年轻人。于是保持温和的表情,把目光从许诩身上移开。

刚要说话,许诩却抬头望了他一眼。

这一眼让赵寒微微有点发愣。

之前聊了几分钟,大多数时候是姚檬跟他在说话,许诩一直沉默着,甚至好像没有正眼瞧过他这位前辈。

可现在他才发觉,她的瞳仁特别的黑,黑得有点渗人,眼神非常平静,不卑不亢。

那感觉……仿佛她已经洞悉了他的想法,他心中对她的评判。

然而一转眼,她又微垂着头,还是那副苍白恹恹的样子。

赵寒轻咳一声:“季队这几天请假不在,等他回来后,会确定你们俩的见习老师。”

姚檬眼睛一亮:“是整个大西南区,破案率最高的季白前辈?”

赵寒笑着点头。

“他会是我们的老师吗?”许诩忽然插嘴,她连声音都是弱弱的细细的。

赵寒:“这个要季队回来定。”

年轻女警们私下有个说法季白看起来温文尔雅,可相处久了才知道,他人长得有多帅,心肠就有多硬,无论是对罪犯,还是对心仪他的女性。

所以,尽管局长口头交代过,要让这两位高材生,跟着刑警队副大队长季白,和另一位资深警察实习。但赵寒了解季白的性格,他怎么可能有耐心带见习生?还是柔弱的女见习生?

“我是你们的实习联络人,有任何事都可以找我。”赵寒说,“这是一份《实习须知》。”

两人接过,都看得很专心,眉宇间的书卷气倒是同样的明显。赵寒等了一会儿,见她们没有疑问,就好奇的问:“聊句题外话,你们是学这个的,觉得心理分析在破案中用处大吗?”

他话音刚落,姚檬就答了:“我觉得有用啊。不过我们只掌握些理论,实际运用还差得远呢。所以今后还要多多请教赵警官你。到时候别嫌麻烦。”

赵寒顿时笑了:“别客气,咱们互相学习。”

他又看向许诩,可她只淡淡点头:“我同意。”

然后就闭嘴了,好像不愿多讲一句废话。

赵寒有些无奈,暗想这姑娘还真不会来事儿,今后工作中只怕会碰壁。

一旁的姚檬还是微笑着,像是已经习惯了许诩的冷漠,只是望向赵寒的目光,透出些无奈的歉意。

不过赵寒也没太在意,半开玩笑说:“你们分析分析我,看说得准不准?”

普通人总是把心理分析,看成跟算命一样玄乎的东西,这位性格略为鸡婆的年轻警官,也不能例外。

姚檬眨了眨眼:“赵哥,这是个考题吗?”

“就当是你们见习期间的第一个考题。”

队里其他人都开会或者外出了,只有他们三个。午后蜜色的阳光从窗户射进来,办公室里明亮又空旷。

赵寒被她俩上上下下打量着,不禁有些局促。

许诩的目光首先回到他脸上,清清冷冷的。赵寒以为她要开口了,谁知她依旧沉默着,只将手搭上了膝盖,仿佛习惯性的、轻轻的一下下敲着。

小小的个子,却做着大男人的动作。且那手指格外纤细苍白,仿佛随时会断掉,让赵寒有点说不出的不舒服。

过了一会儿,姚檬的视线也回到他脸上,跃跃欲试的样子。

“谁先说?”他问。

就在这时,许诩看了姚檬一眼,淡淡的样子。

姚檬似乎并没注意到,只看着赵寒:“要不我先来吧。”

赵寒看到这个细节,有点奇怪大家第一次见面,能从他身上分析出来的东西,肯定有限。先说的人,自然占了优势。

她们虽然是同系学生,但看起来关系并不亲密。许诩有意让姚檬先说,为什么?

这时姚檬开口了:“首先,你是个看似随意,实则有条理的人。你的桌面很凌乱,但仔细看,会发现所有文件是按时间顺序排列,再按案件类别排列;还有你给我们的那些文件,也整理得相当清楚;

其次,你很好相处、并且很能为对方着想。这一点不光从你的言行举止看出来,我还注意到,你给我们的这份《实习须知》,不是官方文件,而是你专门为我们撰写准备的。因为里面用到很多口语,而且特意标明了女生宿舍、饭店,甚至还有购物商场的位置……”

她说到这里,赵寒已经笑了,愉悦明朗的笑。

姚檬仿佛受到鼓励,语气也变得轻快起来:“……第三,你有个女朋友,因为你戴了条很漂亮的项链。刚才跟我们说话的时候,你无意识的摸过几次,并且表情变得明显柔和;

第四,你很好学,虽然你让我们分析你是出于兴趣,但当我开始讲的时候,你听得很专注,眼球转速也明显加快,说明你在思考;最后……“

姚檬从桌上拿起一个相框,笑容灿烂:“你很为自己的工作感到自豪,并且敬业度很高。这几张警队团队活动的合影,整齐放在桌上最醒目的位置。暂时只能分析这么多。说得不对的地方,你别见怪啊。”

赵寒笑:“我没你说得那么好。但是你分析得很精彩。”

姚檬的笑容更甜了,端起茶喝了一口,两人同时看向一直沉默的许诩。

许诩还是一副老僧入定模样,没有任何表情波动。只是手指停止了敲膝盖,平平稳稳的放了下来。

赵寒莫名的随着她这个动作,松了口气。但他很好奇,现在姚檬说得又全面又准确,许诩还能说出些什么?

难道又来一句,我同意她的观点?

他很疑惑,这姑娘到底是不爱表现,还是肚子里其实没货?

像是要印证赵寒心中所想,许诩开口了:“我同意她的观点。”

赵寒顿时有点不知道说什么好。

谁知这时许诩继续说:“我再补充几点。”

赵寒还没回神,就望见那双冷冰冰黑漆漆的眼睛,抬起看着自己。

只是,她似乎有点不太习惯跟人长时间对视,很快又垂下眼,避开赵寒的直视。不过她的语气很沉静,听起来倒是有种与众不同的低柔,颇为悦耳。

“你的确有女朋友,但是确立关系不超过三个月。

今天是她的生日,你送她的礼物,就放在右边第一个抽屉里;

你的右臂近期受过伤;

你有个姐姐,长得不错……”

听到这里,赵寒已经愣住了,脑子里忽然冒出个念头难道她调查过他?

这时许诩却伸手,手指滑过桌面最左侧的一个相框,停在旁边的打火机上。低头凝视了一会儿,似乎有了一丝笑意:

“放在你桌上最醒目位置的,不是相框,而是这个限量版Zippo打火机。

你跟季队的私交不错,你非常的尊敬他。这个打火机是他送你的。也许是你的生日,也许是你的某次晋升。

后来,你找了个机会,回赠给他一双价值不菲的球鞋。”

说完这些,她抬眼看着赵寒:“赵警官,心理分析研究的是可能性。这些是我认为可能性最大的一些结论。”

她的语气依旧平淡冷静,但望向赵寒的目光,还是流露出隐隐的期待和急切。仿佛在期盼赵寒揭晓答案的此刻,终于还是透出了几分学生的青涩。

赵寒瞪大眼:“这些……你是怎么知道的?”

一旁的姚檬一直端着茶杯,这才轻轻放下,笑着说:“赵哥,许诩很棒的。“

这时,许诩却露出了浅浅的笑。原本老气横秋的眼睛里,仿佛忽然生出些湛湛的波光。苍白的脸颊,也染上一抹晕红。

而赵寒望着她今天第一个笑容,脑海里忽然闪过个念头难怪她刚才让姚檬先说。因为她很清楚,自己若先开口了,姚檬才会无话可说。

***

下班铃响的时候,赵寒独自坐在会议室里沉思。

若说姚檬的那些推断有据可依,许诩的结论就完全是天马行空了。可她偏偏都说对了,只除了一样,他没有亲姐姐,只有个堂姐。堂姐确实漂亮,而且跟他关系很亲近,跟亲姐姐差不多了。

后来,许诩详细解释了分析过程,赵寒的心情又有点无法形容因为她的推断过程竟然如此简单。

平复了一下心情,赵寒拨通了季白的手机:“头儿。”

季白是北京人,这次是回家探亲。约摸是在外头,电话那头有很多人声。过了一会儿,季白含笑的声音才传来:“说。”

“队里分来两个见习生,我今天见了,都特别优秀。已经把简历发给你了。对了,局长说,让你带一个。“

季白声音里的笑意更深了,可他的回答却凉薄得让赵寒郁闷:“我很闲吗?没兴趣。”

☆、季白其人

赵寒打来电话时,季白正跟一帮朋友小聚。

浓浓的暮色从雕花窗棂透进来,北京城苍茫而灯火辉煌。房间里每个人皆是衣冠楚楚,谈笑风生,像一幅昂贵又空洞的画。季白把手里的牌给身旁人,含着根烟,拿起手机推门出去。

他在走道里一处沙发坐下。脚下是柔软的羊毛毯,眼前是一排青翠的室内绿植,环绕着流水淙淙的白玉假山。立刻有会所服务人员迎过来,细声细语的问是否需要服务。见他摇头,立刻无声的走开。

掸了掸烟灰,那头的赵寒还在憨憨的汇报:“局长说了,您必须带一个见习生,记入您的年终考核……”

季白往沙发一靠,闭上眼笑了:“也成。”

赵寒还没来得及高兴,就听他慢悠悠的说:“赵儿,重新安排一下你今年的工作重点。好好带见习生,记入你的年终考核。”

赵寒那叫一个郁闷,连忙说:“我带不了,真带不了。她俩是专家,绝对只有你能驾驭啊!”

为了证明这一点,赵寒向季白说了许诩的推理过程。

一、赵寒几次无意识的摸女朋友送的项链,不仅表情变得柔和,还用手指调整了项链的位置。这既表现出对项链的不适应,也表现出内心情绪的外泄欲望;这些表现,都更多出现在情侣热恋之初;

二、赵寒的目光几次落在右侧第一个抽屉上,表情亦是温和的。由于是新交的女朋友,今天不会是纪念日,也不是任何节日,所以更可能是生日礼物;

三、右臂受伤,是因为他写字惯用右手,但是几次拿东西时,动作有短暂停顿,换成了左手;

四、他的上衣是纪梵希新款休闲男装,□穿的却是一条美特斯邦威的牛仔裤。一个自己会买纪梵希的男人,是绝对不会这么搭配穿着的。所以上衣不是自己买的。

新女友赠送的是海盗船银饰项链,既然相处时间还不长,不太会赠送纪梵希这么昂贵的男装,所以可能是其他女性赠送的。

与姐姐一起长大的男人,性格和行为大多会表现出一些共性。与异性相处时,他们会比普通男人更自然、随便,也更细致。而赵寒身上恰好表现出这些特点。

“另外,你看到姚檬美女,并没有像其他警员,流露出应有的惊艳和兴奋。你非常的平和。”许诩说,“所以这个给你买纪梵希的姐姐,形象气质应该不错,甚至很漂亮。”

五、Zippo限量版火机,更可能是年轻朋友赠送。而赵寒没有把它随手丢在桌上,或者放在更容易拿到的手边,而是放在距离较远的、跟相框平齐的位置,潜意识里反映出对此人的尊敬。警队里年轻又让赵寒尊敬的人,最可能是季白。

而按照赵寒表现出的良好教养和实诚的性格,接受了如此昂贵的礼物,必定会找机会回赠。赵寒虽然穿了条美特斯邦威牛仔裤,脚下却是一双价值不菲的户外运动鞋,放在一旁的背包,也是同一户外品牌。显然他是这一品牌的热衷者(不会是姐姐送的,姐姐要送也是送意大利手工皮鞋)。所以他回赠给季白的礼物,很可能是他认为最有价值的、一双名牌户外鞋。

……

讲完这些,赵寒信誓旦旦:“头儿,你带许诩吧,她绝对能继承你的衣钵。”

季白淡笑:“嘘嘘?”

赵寒笑。

可季白却敛了笑,淡淡的说:“剑走偏锋,也有运气的成分在里面,如果像嘘嘘这么办案,风险也更大。姚檬的分析虽然浅显,但条条稳妥。而且按你描述的,她比嘘嘘全面。”

赵寒一时语塞,只得问:“那……咱们带哪一个?”

“我会考虑。”

***

挂了电话,季白没回包间,坐在原处,拿着手机看两人的简历。任细细长长的香烟,在指间静静燃烧殆尽。

看得差不多的时候,有人从包间出来,在他身旁坐下。是关系最近的一个发小,叫舒航,笑呵呵的说:“刚才还没聊完,怎么一个人躲在这里抽烟?既然你也觉得新能源概念可以炒,我今年打算弄个公司,要不要一起做,算你一半股份?”

季白把手机收起来,慢慢笑了:“我妈让你来做说客?”

舒航不答,算是默认,半真半假的问:“真打算一直呆在基层刑警队?”

季白微眯着眼,吐出口烟圈。

舒航心想你可千万别给我整一通又红又专的理论,恶心死我。谁知等了一会儿,季白却文绉绉的答:“子非鱼,焉知鱼之乐?”

舒航笑骂:“去你的!一男多女少的地儿,整天跟穷凶极恶之徒打交道,有意思吗你?”

“总比你们这群酒囊饭袋有意思。”季白淡笑。

舒航怔住了,半晌沉默后,却没生气,反而点点头。

“是挺没意思的。”他的表情变得漠然,“世上无难事,所以没意思。人家一听你是谁谁谁的孙子,谁谁的儿子,立马屁颠屁颠给你张罗周全。只抬抬手盖盖章,就有人夸你商业奇才青出于蓝;真的要靠自己干出点啥,嘿,人家指不定背地里说,有个屁本事,还不是因为他姓舒!”

季白只淡笑着,拍拍他的肩膀。舒航也知道自己这话有点可笑,约摸是酒喝得太多吧,笑笑也就算了。

两人又抽了一会儿烟,舒航说:“你这人不厚道,当初干嘛骗你妈,说进警队是要从政?这次回来又跟你闹了吧?不孝啊你!”

其实不光是季妈,当初一起长大的所有朋友,都以为季白考警校,是不愿跟父亲一样从商,要继承爷爷季老将军的衣钵,走上仕途。结果七年过去了,虽然业绩出色提拔很快,但始终在危险的一线。

季白捻熄烟,笑笑:“我妈那边,跟警务系统挺熟。不哄她,当初考警校指不定给我使绊子。这事儿你也别费神了。”

舒航心想:得,话说到这份上了。

他也不再提了,话锋一转问:“看样子你还单着呢?”

季白点头。

舒航哂笑:“听说你没日没夜冲锋陷阵,熬夜伤肾啊兄弟!可别想用的时候,不好用了。”

季白瞥他一眼:“瘦死的骆驼比〖奇书网Qisuu。Com电子书下载〗马大。”

舒航顿时哭笑不得。

两人静了一会儿,季白想起一事,眼中浮现笑意:“其实去年我相亲了一次。”

舒航吃惊:“你居然去相亲?”

季白点头:“局长夫人的侄女,处了几个星期,吹了。”

舒航兴奋:“怎么说?”

季白又点了根烟,懒洋洋的答道:“漂亮是挺漂亮,什么响川县之花。那段我特忙,统共也没见几次。结果后来人家火速跟了一个富二代,把我给踹了。”

舒航乐不可支,又有点不信,盯着烟雾中季白英俊的侧脸:“你好歹也是咱们大院之花,那女的也舍得?踹得这么干脆?”

季白笑:“她倒是跑来找过我一回,说她做这个决定很痛苦。要是我三年内能在霖市给她买套房,她就甩了那个矮冬瓜跟我。”

舒航特认真的想了想,答道:“你的身价就一套房啊?要求多低啊!你怎么答的?”

“我说我一个月工资6000,霖市房价,1平米1万。”

舒航哈哈大笑:“去你的!老子不信,怎么会有女人这么没眼光?你身上这件大衣,嗯,八成新,起码也值个几万吧?她会不认识?”

季白含笑看他一眼:“她问过我,你这衣服是北京秀水街买的A货吧?我说是,原来你也知道秀水。”

舒航又狠狠的笑了一阵,笑罢,拍拍季白肩膀:“这姑娘其实挺好,够实在。”

季白点头:“是实在。感情也可以明码标价,童叟无欺。”

这时包厢门推开,一群人涌出来。有人笑着指着另一人,说:“走,去他家喝酒,老爷子的珍藏。”

舒航看向季白:“去吗?”

季白捏着烟头深吸一口,丢进烟灰缸,懒懒答道:“去。为什么不去?”

***

同样的浓重夜色,弥漫着潮湿的霖市。江水穿城而过,两岸灯火橙黄如橘。

下班铃响的时候,姚檬完全没有要走的意思,说是要看资料,并且张罗着给其他加班的同事订餐,几个人都说笑着围在她桌边。

许诩背起自己的大包站起来,想礼貌的跟大家道别,可站了一会儿,却没有一个人注意到她。她又不习惯高声说话,最后还是悄无声息的走了。

两相对比,让她略略有点汗颜。

不过,也习惯了。倒也不会放在心上。

许隽的奔驰已经在路边停了一会。正是下班高峰期,昏暗的天色、朦胧的路灯,透过车窗,映在他白皙俊秀的脸上,加之一身纯黑西装,精英派头十足,倒也算这繁华都市中的一处优雅风景。

拉开车门,许诩上了车。开了一会儿,许隽就斜眼不动声色的打量她。只见她双手安分的摆在膝盖上,神色淡漠。可一双脚,轻轻的,一下下踢着车里刚换的羊绒地毯。

许隽当时就笑了自家妹妹的习惯,他还不清楚?心情好的时候,总喜欢踢东西;思考的时候,会像男人一样用手敲着膝盖,故作老成。

“今天挺顺利?”他笑着问。

“不错。”

那就是很好了。许隽笑眯眯的单手扯开领带,丢在后座上,又打开车窗,让夜风轻轻吹进来。兄妹俩都不是多话的人,各自沉默望着窗外车灯流火。

这时许诩的手却响了。

许诩看一眼号码,神色微变。

许隽便留了心:“谁?”

“季白。刑警队副队长。”今天看通讯录,自然记住队里所有人的号码。看来,他决定做她的见习老师了。许诩的心情略略飞扬起来。

面对警界最年轻的传奇,还是有点紧张。调整了一下呼吸频率,她接起:“你好。”

“你好,我是季白。”男人的嗓音隔着电话传来,清冽又低沉。

“你好,季队。”

“我一周后回来。这几天,把十年内的悬案资料都看一遍,做一个分析。”

“是。”

“下个月需要配合公安部的专项活动,搜集所有相关资料。”

“是。”

……

一连布置了五六项颇为繁杂的工作,他说得干脆利落,她答得毫不犹豫。最后他停下来,许诩也不作声,等他继续。

这时,电话那头传来嘈杂的人声和音乐声,他笑着跟人说了句什么,过了一会儿,才淡淡的对她说:“嘘嘘,有没有问题问我?”

他的嗓音里还有未褪的笑意,许诩想了想答:“暂时没有。”

“好,再见。”

“再见。”

挂了电话,许诩在心里把他布置的任务,过了一遍,心里有了底。一抬头,却见许隽盯着自己。

“既然是你的上级,怎么就不知道套套近乎?”许隽有点恨铁不成钢。

许诩心情很好,破天荒的耐心解释:“知道我为什么想跟这个人实习?”

“你说过,他的破案率最高。”

“嗯。一个破案率这么高的人,是不会轻易让其他因素,干扰他对人对事的判断。换句话说,在他手下,不需要吹牛拍马,不需要揣摩心思。我可以把所有精力,都集中在“事”上。我可以过得很自在。”

许隽看着妹妹眼中闪动的光泽,心情也随之愉悦起来。然后趁着她高兴,换了他更关心的话题:“明年正式毕业,工作也稳定了。警局单身男孩多不多?什么时候找男朋友?”

许诩怪异的看许隽一眼:“这跟你有关系吗?”

许隽气结,他知道妹妹不是跟自己斗嘴,她是真觉得跟自己没关系。

所以才更郁闷,伸手就把她一头利落的短发,揉得乱七八糟。许诩自知躲不过,索性单手托着下巴,随他蹂躏。等他恨恨收手,才默默转头瞥他一眼。

头顶鸡窝、神色却淡定,只是漆黑的眼睛里,有浅浅的笑意。

许隽看着这样的她,心里又软软的:“24岁,年纪是不大。但是一次感情经历都没有,对异性似乎也没兴趣……你让家里两个男人怎么放心?”

许诩沉默下来,忽然坐直了,答道:“对不起,我并不是没兴趣。以后我会抓紧时间。”

许隽五岁、许诩两岁的时候,母亲就病故了。

母亲曾经是商场中人,留下个半大不小的会计师事务所,后来交给舅舅打理。许隽大学毕业后就接手过来,现在已经发展成霖市业内翘楚;父亲是大学教授,妻子去世后,一手将儿女带大,再未娶妻。

许隽性格沉稳练达,更像是父母性格的综合体,短短几年就在霖市混得风生水起。不过他换女朋友就像换衣服一样快,花花公子的性格也不知像谁。

许诩则更像当年严肃而雷厉风行的母亲。不过长到这么大,周围人都觉得的她是很优秀,但为免太不懂人情世故,典型的高智商低情商。

但许隽却觉得,妹妹不是不懂,不是低情商。

她只是不在意。

……

“男朋友不要警察。”许诩说。

“为什么?”

“不合适。我的工作有一定危险性,作息也不稳定。另一半相对稳定些,家庭结构才能平衡互补。”

许隽也不想妹妹找警察,事实上,他根本不放心妹妹自己出去找男朋友,虽然她是心理专家。

“这样,我介绍人给你认识。”他说。

许诩沉思片刻,也觉得有哥哥把关比较靠谱。答道:“好。我要做技术的,科研、IT、建筑、化工制造……都可以。”

许隽乐了:“为什么?”

许诩:“技术型男人,驾驭难度相对较低。”

许隽大笑。

☆、人各有志

其实许隽有一点讲错了,许诩的感情经历并非一片空白。她也曾怦然情动,只是无疾而终。

大三的时候,许诩已经开始给教授打下手,时常参与案情分析,偶尔批改低年级的作业。

一开始注意到的,是那个男孩的字迹。

教授习惯保守,拒绝电子版。在一堆急躁平庸的蓝黑墨迹中,他的字就像西山明月,清隽内敛,苍劲暗流。

再后来便见到了人,白衬衣黑裤子,戴细黑框眼镜,高大又清秀。叫她“师姐”的时候,会露出腼腆的笑。

许诩从未想过要老牛吃嫩草,但真遇到了,她也明白,好男人就是稀缺资源,手快有手慢无。

她还专门购买了一批书籍,研究爱情和□关系,贯穿古今中外,囊括生理心理。最后熬夜制定了详实的追求计划,预备步步为营。

后来,就尝到了人生第一个完败。

原来男孩也深知自己的魅力和优秀,早已是情场老手。许诩只稍作了解,便得知他一学期换三女友,皆隔壁艺术学院、师范学院长腿长发美女,学姐学妹都有。

出师未捷身先死,许诩默然转身。唯一过激的反应,就是连夜将那批书捐了出去。再在校园遇见时,只淡淡点头,退避三舍。

也许,也有人喜欢过她。大她两岁的研究生师兄,清秀又正直的男人,学业亦十分优秀,比许诩还内向。毕业前的某一天,忽然从背后,将手放在她肩上,低声说:“对我而言,你是不同的。“

彼时许诩正在与美国方面讨论一项关键数据,他发抖的声音入了她的耳,却没进入高速运作的大脑。

数日后,师兄去了北方某城市就职,她的工作也告一段落。某日望着师兄留赠给她的一堆书,却猛然反应过来师兄那天莫非在告白?

……

回首往事,许诩很清楚,自己天生不擅长男女关系,也明白今后要更积极。

不过,既然寻找对象的任务交给了许隽,她自然而然又把这档事置之脑后。

刑警队队长由副局长刘志勋兼任,他的办公室在顶楼,所以刑警队只有季白有独立办公室,其他人都在一间大屋里。许诩和姚檬就面对面,坐在靠近门口新添的两张桌子上。

见习第二天,风平浪静,也没见有什么案子。许诩刚打开电脑,就收到季白的邮件,问她今天何时提交第一项作业报告。

按照普通人的标准,一天时间完成报告,相当严苛。但许诩其实挺享受这种紧张感,估计了一下工作量,告诉他晚上十一点。然后季白就回复了一个字“好”。

两人似乎都把加班当成了理所当然的事。

许诩开始埋头苦干,坐对面的姚檬除了翻看资料,无事可做。熬了一会儿,她起身走到赵寒桌旁:“赵哥,安排点事给我做呗。”

“这都是我分内工作,怎么能安排给你。”赵寒笑,“你看看资料吧。”

姚檬:“你在忙什么案子?”

“下面分局报上来的几起案件。”赵寒随意翻了翻手里的资料,“有城南一户居民家中发生入室抢劫案、有市民在瑞英公园被遗留在长凳上的刀片割伤,还有汽车工厂的意外伤人案……我去开会了。”起身走进了会议室。

姚檬冲许诩笑笑,回座位继续看资料。

***

到了下午,许诩已经连续工作数个小时,略感疲惫。起身为自己倒一杯咖啡,却发觉大屋子里一个人也没有。会议室的门倒是紧闭着,想来是在开会。

因为还没参与正式案件,所以这种会议,她和姚檬并不参加。许诩起身在空荡荡的办公室里踱了一会儿,瞥见季白的办公室门开着,隐约可见一个苗条的人影在里面忙碌着。

这间办公室布置得非常简洁整齐,方方正正的书柜、方方正正的书桌,还有端正的实木长椅……一眼望去,屋内的一切仿佛都是由笔直的线条组成,只有黑白灰三色,干净利落。但仔细一看,又发觉许多不和谐的小细节,书柜最里侧某一层,放着个黑色精致的法拉利车模;一件深灰色大衣,懒懒散散的搭在椅背上;墙上挂着一幅抽象画,线条夸张、色彩却黯淡,似人似鬼似山似虚无……

”看来季队是一个极为遵守规则,但是又很有个性的人。“姚檬从桌前直起腰,手上还拿着块湿抹布,笑盈盈望着许诩。

许诩点头,她的判断也一样。

姚檬叹了口气:“同学都羡慕我们两个,能来市刑警队。但也不知道季队带不带人,赵哥说季队以前很少带人。”

许诩明白了,季白联系自己的事,还没跟其他人说。

以前两人在学校的交往不多,但姚檬非常外向主动,也算是同学里,少数几个能跟许诩说得上几句话的。许诩对姚檬没什么好坏感觉,只觉得她是个能力很全面的女孩。

许诩看得出来,姚檬很想跟季白,这很正常,自己也一样。于是她坦率的说:“季队昨天给我打电话,布置了任务。我想应该是他带我。”

姚檬一怔,并不掩饰眼中快速闪过的失望。但很快露出无奈的笑意:“好吧,我就知道争不过你。唉!”

她如此直率,倒让许诩微微一笑。姚檬也笑,把抹布递给许诩:“亏我还想好好表现争取一把呢!谁的师父谁伺候,我不擦了!”

许诩点头接过,仔仔细细擦了起来。姚檬望着她微微佝偻的背影,笑着说:“许诩,咱们一起努力。虽然跟不同的师父,以后多交流。”

“好。”许诩认真朝她点头。

***

这天下班时,许诩还杵在电脑前,不动如山。姚檬没有像昨天那样热络的跟老同事一起加班订餐,而是按时搭乘地铁,返回了家中。

她的父母是皮革厂退休职工,家住在城南老旧的工厂宿舍里。到家之后,姚檬没胃口吃饭,不顾父母的劝告,直接回房间锁上门。

在床上躺了一会儿,她还是拿出了手机,拨通那个记得滚瓜烂熟的号码。

“您好,季队。”她有点紧张,努力维持甜美的声线,“我是见习生姚檬。很抱歉打扰您,今天我搜集资料时,有个疑难问题,听赵警官说过,您对这一块比较熟,能否请教一下?”

让她欣喜的是,季白的态度非常和蔼,听她讲完问题,耐心的做了解释,还赞她很好学。这态度鼓励了姚檬,大着胆子开口了:“季队,我知道您很少带见习生。但是我真的很希望跟您学习,不知道您能否给我这个机会?”

电话那头的季白笑了笑:“哪里的话。不过见习生的事,队里已经定了。由吴警官带你,他的经验非常丰富,我刚入警队时,很多东西都是跟他学的。”

姚檬:“那太好了。”

“还有事吗?”

“没有了,谢谢你。”

挂了电话,姚檬坐在床头,看着窗外的夜景。暮色笼罩下的工厂宿舍,老旧得彷如荒芜的废墟。她心里有点难过,感觉眼泪就要溢出来。

过了一会儿,她又拿出手机,发了条短信:“季队,谢谢你的指导。我会跟着吴警官,好好努力,不辜负队里领导的期望。ps:以后如果遇到问题,也可以把你当成老师,请教你吗?”

结果等了很久,季白也没回复。直到她下楼草草吃了饭,又洗了碗拖了地,手机才滴滴响了。拿起一看,季白说:“见习导师对于你们来说,只是很小的因素,关键看工作成绩。我的徒弟,跟其他人的徒弟,没有差别。努力。”

***

许诩在警局吃了晚饭,就回到家里。她现在住在一个叫“御庭苑”的小区。是今年年初,许隽给她买的套房子。小区位于金融商业区,素来精英聚集、治安良好,离许隽上班的地方近。

估摸着时间还早,她换了衣服、搭条毛巾,戴上耳机就出了门。小区附近有个新建的公园,环境十分好。她预备跑几个圈,回家继续加班。

BOOK: 如果蜗牛有爱情
11.12Mb size Format: txt, pdf, ePub
ads

Other books

Only In My Dreams by Dana Marie Bell
Mr and Mischief by Kate Hewitt
Moving Day by Meg Cabot
The Oblate's Confession by William Peak
Hold Me in Contempt by Wendy Williams
Pandemic by Daniel Kalla
Sinful Reunion by Crystal Cierlak
Before You Know Kindness by Chris Bohjalian